联系我们

山东德与法律师事务所
电话:岚山办公室0633-2618899    日照市区办公室0633-2979211 
传真:0633-8200100

E-Mail:sddyf@163.com

咨询QQ:2629558568

新浪微博:德与法律师所

地址: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圣岚西路268号创胜大厦4楼

日照分所地址:山东省日照市贵和大厦704室

网址:http://www.sddyf.com
律所新闻

德与法妇女维权团孟玲团队做客山东台《周末说法》

2019/11/18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99



20191116日上午9点到10点,德与法妇女维权团律师孟玲、王德志、王丽丽做客山东台《周末说法》直播间,讲述他们在当地婚姻家庭辅导中心工作的见闻,以及为残疾人维权的办案亲历,并解答听众网友咨询。山东人民广播电台融媒体、广播电视台51听、蜻蜓、喜马拉雅同步直播。




孟玲,山东德与法律师事务所日照分所主任,日照东港区优秀律师,擅长婚姻家事法律事务。

孟玲做家事律师8年,期间办理了形形色色的离婚纠纷。作为新生代年轻律师,她理解当代婚姻家事法律关系的时代特点和复杂的情感关系她说,离婚,看似结果一样,每家的感情破裂程度却各有不同——我看到我帮助他们离婚的夫妻抱头痛哭,我常扪心自问——他们的离婚对不对?但是调解时他们又不肯。———离婚就是这样复杂!律师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孟玲律师·我办一案

特殊的离婚案 ——我为聋女做代理

网络相识,碰出爱情火花

安雨涵出生在一个聋哑的家庭,父母是聋哑人,她也是。但标致的面容,漂亮的双眼,纤细的身材,掩不住青春的风情和光芒。安雨涵家境不错,城市家庭,又是独女,家里拆迁后分得了补偿款又分得了补偿房屋。

2016年,安雨涵在网上认识了徐强。徐强长得高大帅气,英姿飒爽,热情似火,深深吸引了安雨涵。安雨涵和徐强家里长辈都不同意。安家觉得自己女儿是残疾人,觉得配不上徐强,怕女儿受委屈。徐强家虽然经济条件不好,但父母觉得自己儿子找个正常姑娘都绰绰有余,怎能找残疾人?——老人觉得门不当户不对,但是坠入爱河的俩人,谁也劝不住,家人无奈,只得同意。

美好生活,共同向往

俩人婚后感情很好,还生育了两个健康的儿子。安雨涵父母看到俩人是真心实意过日子,看到两个活蹦乱跳的外孙,由开始的担心,到后来的欣慰。安家全力帮衬两个年轻人,把所有的积蓄给了徐强去创业。

创业失败,离家出走

收到资助的徐强很感激,发誓要好好干。他开始是买了两辆车跑运输,但是受不了苦,后来出了交通事故,就搁置不做了。安雨涵父母想办法又给徐强筹钱租了店面经商,但是徐强经营不善,店面也关门了。

越挣不到钱,越着急,徐强的心理发生了变化,对金钱的渴望越来越膨胀。安雨涵的父母真是没钱了徐强就通过网络借款平台借款,甚至以安雨涵的名义也借了款,还用她的支付宝、花呗等借款,这一切,安雨涵并不知情。

网络借款平台是小额借贷,按日计息的。当时徐强在网络借款上留下了安雨涵亲戚们的手机号网络还款到期,徐强还不上,亲戚的手机被各种催款打爆,威胁的辱骂的都有,亲戚们气愤地找到安雨涵家,质问徐强。徐强理亏,被亲戚们逼问,觉得不被待见,离家出走。一走一年多,很少回家。

生活在无声世界的孩子

安雨涵和父母拉扯两个儿子,每天以泪洗面。两个健康的男孩子,正处在发育成长的阶段,天天生活在姥姥姥爷和妈妈这样的无声世界,对孩子的成长发育有很大影响。在和徐强微信聊天的过程中,安雨涵不停地劝说丈夫回家,没有音信;给他要生活费,开始给一点,后来说自己也窘迫,生活费也断了。

妇联为她撑起一片天

安雨涵最后来到了律师事务所,她用微信与我交流。作为妇女维权团的律师,我马上把这个特殊的案子向妇联反映,同时给她申请了法律援助。妇联又聘请聋哑学校的手语老师,帮助我们,我们一起去法院立案处理。

我与主办法官沟通,希望照顾残疾人,提前给双方沟通,主办法官主持,请手语老师帮助,先给双方做调解。

爱已逝,不可挽回

其实,安雨涵只是借助离婚,想让徐强回归家庭,毕竟心里对他还是有感情的。但是庭审前后,徐强一直避开她的眼光,选择沉默。安雨涵明白了,徐强本没有悔过之心。对瞒着她,用她的名义借的钱,还不上等等事项也不做解释,安雨涵彻底死心了。

一切为了孩子!母亲放弃对孩子的抚养权

最终两人决定离婚。对孩子的抚养权,开始安雨涵想要2岁的小儿子,因为幼儿更需要妈妈的照顾。但是考虑小儿子正在语言发育期,她怕耽误孩子的语言培养,流着泪选择小儿子归父亲,能够上幼儿园的大儿子归母亲。

但是考虑到安雨涵家庭的特殊性,考虑到幼小的孩子的成长,法官、律师,还有徐强都认为,孩子们跟着父亲会更有利于健康成长。经过反复沟通,我和哑语老师对于孩子的抚养权,终于给安雨涵做通了工作。为了孩子,安雨涵同意了让孩子跟着爸爸!

对于财产的分配,安雨涵没有为难徐强,最终达成协议,徐强一次性补偿安雨涵五万元。孩子的抚养权虽然目前归男方,但是徐强也说:女方随时可以探视孩子;以后孩子大了,以后会尊重孩子的选择;抚养费,女方根据自已情况吧。

调解完了,法庭上的一幕,让我们很震惊,心里都很酸——安雨涵和徐强相互拥抱,彼此痛哭……




孟玲律师以案说法:

至此,一个特殊的庭审,在法官和律师的辅导下,得到妥善处理。安雨涵很感激妇联,法院,律师,不停地用手语说着谢谢”……

在我看来,男女双方的婚姻,仅有爱情是不够的。婚前还是了解太少,女方很善良单纯,男方不成熟,不正视自己的问题,甚至逃避家庭责任,这对于婚姻都是致命的伤害。

男方也没有预估到残疾家庭的困难,原、被告两年多时间夫妻沟通,两人形同陌路,双方没有其它矛盾过错,最后还是走到曲终人散的地步,令人唏嘘不已。

这个案子,也告诉我们,夫妻关系很复杂,不是非黑既白,不是婚姻没了,一切就没了。他们感情还在。在双方感情尚有余温、没有鱼死网破的情况下,一切为了孩子,这也许是无奈、却是最好的选择了。




王德志律师,首届山东省青少年公共服务平台公益律师服务团成员、日照市岚山区法律专家库成员、日照仲裁委仲裁员,擅长公司、合同、婚姻家庭、债权债务、侵权、保险等民商事法律事务,担任日照市岚山区多家公司、村居常年法律顾问。

两位律还在直播间现场为拨打热线的部分听众和微信网友进行了咨询解答

权益受损应该尽早主张

青岛卢先生:我单位改制后,欠我最低生活保障8年,2010年到2018年。我申请劳动仲裁却只支持了2016——20182年,对吗?

王德志律师:这里面有个主张权利的时效问题,有句名言——法律不保护躺在权利上睡觉的人。现在主张,就是按照现在往前推两年的时效。仲裁裁决没有问题。

婚前债务没有优先受偿权

潍坊李先生:我婚前借款买房,婚后共同还贷。婚后把这个房子卖了,又买了新房。现在我们要离婚,是把共同财产分割完了,我自己还债?还是两人先把债务还了,再分割共同财产?先借的钱有没有优先受偿权?

王德志律师:你婚前买房,婚后还贷,房子属于你们夫妻共同财产。卖掉又买的新房,依旧是你们共同财产。你可以请律师事务所帮助你算清楚两人所占的比例和数额,分割共同财产。然后你个人还婚前借的款。

劳动者不满意调岗离职,可以要经济补偿金

微信网友:我原来在供应部门5年,应聘也是应聘的供应岗,现在单位轮岗让我到市场部,我不同意,但是单位说必须调岗,我就打算离职。我提出离职是不是就没有经济补偿金?

孟玲律师:你没有违反劳动纪律和单位规章制度,也没有不胜任原来岗位,那么调岗必须经过你同意。强制调岗你不同意而离职,是可以要求经济补偿金的,单位要给你每年一个月工资,就是5个月工资的补偿。